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
  • 正文內容

講好中國故事是新時代文學的使命

閱讀:264 次 作者: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發布日期:2020-12-07 14:32: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文學評論。

  文學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反映社會歷史、社會實踐的藝術形式,而社會生活是文學創作的源泉。文學界作為文藝戰線、哲學社會科學戰線的重要組成部分,肩負著推進國家文化建設的重任和構建中國特色文藝話語體系的時代使命。“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文學工作者應始終堅定文化自信,以講好中國故事為己任,表達對世界、時代及現實社會的關切,承擔起展現中國新形象、加深世界對中國歷史與現實的認識的責任。

  建構中國形象

  當下,中國正經歷著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進行著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進入新時代。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中,文學承擔著反映時代發展、建構中國形象的重要任務。現實生活是文藝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文學中的中國故事包羅萬象、千姿百態,既有對歷史的回憶與記錄、對現在的觀察與見證,又有對未來的描繪與暢想,呈現出中國人不斷奮進的昂揚姿態。

  作家以藝術的方式觀察時代與社會,描繪人們的生活場景及生存境況。例如,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以現實主義手法敘寫了社會大變革中新一代農村青年與時代共同成長的歷程,不僅真實呈現了改革開放帶來的社會巨變,也細致刻畫了這一時代背景下個體成長中的艱難與奮斗、選擇與堅守、絕望與希望,真切而細膩地展現了人物的內心世界。路遙準確地把握住了時代主題,全面觀察與真實反映了社會現實,作家儼然成了時代的“書記官”,而“平凡的故事”可謂中國社會發展的一份特殊精神檔案。

  文學作為對社會現實的記錄與見證,飽含著作家對中國當下和未來發展的深沉關切。文學工作者要扎根生活、扎根人民,直面時代現實,不僅要為國內讀者講好中國故事,還應主動承擔起向全球讀者講好中國故事的使命,發出富有影響力和感染力的中國聲音,塑造新時代的中國大國形象。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任何一個時代的經典文藝作品,都是那個時代社會生活和精神的寫照,都具有那個時代的烙印和特征。”的確,文學藝術創作離不開時代與現實,也折射出創作者對時代與現實的觀察、理解和認知。對作家而言,成長的背景與生活的環境對其創作影響深遠。獨具特色、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和新時代民族復興、國家富強的社會現實為中國作家的創作提供了豐厚營養和創作靈感。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中國聲音、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逐漸成為影響世界的“中國力量”。在這一時代背景下,中國文學的本土性、民族性更加突出,文學的時代感、現實感日益增強。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2015年劉慈欣的科幻小說《三體》獲得雨果獎,2016年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獎,都表明中國當代文學創作逐漸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

  可以說,好的中國故事既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它反映的始終是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人類共同關心的問題,并為人類文化的進步和發展提供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為了準確、真實地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闡釋好中國道路、表達好中國主張,我們必須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話語體系,提升國際話語權與影響力。在這方面,文藝作品可以發揮很大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文藝工作者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發中國精神、展現中國風貌,讓外國民眾通過欣賞中國作家藝術家的作品來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增進對中國的了解。”文學具有動態建構和傳遞中國形象的功能,并能夠全方位、多角度反映時代的真實面貌,因此,在對外傳播中能向域外讀者展現一個真實、立體的中國形象。

  展示中國人精神風貌

  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是新時代文學的新使命與新方向。為實現這一目標,可以從如下幾方面著手。

  第一,講好中國故事,作家要有廣闊視野和家國情懷。廣大作家需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并將文學創作與改革開放及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實踐相結合,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定文化自信,以開闊的全球視野觀察社會現實,創作出更多飽含時代氣息、蘊含中國精神、反映中國道路的文藝作品,深刻反映社會現實,向世界展示中國氣度與中國力量。

  例如,作家賈平凹始終關注時代浪潮中的中國鄉村與城市,用作品講述轉型時期的中國現實與中國精神,并表達出深刻的現代性反思。他的《浮躁》于20世紀90年代被譯成英語,備受海外關注。這是一部反映中國農村改革的小說,西方評論文章稱該小說“以唐傳奇的方式講述了當代改革主題”,“給西方讀者呈現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改革所帶來的巨大變化”。賈平凹立足中國本土經驗,敏銳地將鄉土性與現代性的沖突及沖突中的陣痛、困惑傳達出來。這類作品不僅更新了域外讀者對中國的認知,塑造了進步的、現代的、理性的中國形象,也彰顯了中國恢宏、自信、開放、包容的大國風范。(姜智芹《讓世界傾聽中國文學故事》)此外,還有格非、王安憶等作家,他們的寫作對接現實、介入當下,既不回避現實問題,也不因此而走向價值虛無與精神極端。他們以文學的方式記錄、書寫這個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的時代,體現出小說寫作的“社會性”價值與意義。

  第二,講好中國故事,需要立足中國現實,創作出能夠反映中國社會發展和時代精神的優秀作品。作家應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為指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堅持“三貼近”原則,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從而推動文學創作的良性發展。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我們社會主義文藝要繁榮發展起來,必須認真學習借鑒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優秀文藝。只有堅持洋為中用、開拓創新,做到中西合璧、融會貫通,我國文藝才能更好發展繁榮起來。”全球化時代,在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的對話和交流中,我們只有扎根傳統文化,立足本土經驗,在世界性與民族性的交融中講述人類共同關心的故事,傳達人類共通的情感,才能創作出具有生命力的優秀文藝作品,講好中國故事。

  第三,講好中國故事,要有豐富多樣的講述方式,要有中國傳統底蘊。新時代,中國大地日新月異,中國發展突飛猛進,這對中國當代作家來說,既是豐富的資源,也是極大的挑戰。作家們應擺脫單一的講述方式,既要學習與借鑒外國文學敘述藝術,也要繼承與接續中國傳統文學的寫作手法,創作出既具民族特色,又能為各國讀者所接受的文藝作品。

  例如,作家格非自創作“江南三部曲”以來,憑借高度的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從古典資源中汲取各種養分與元素,并用西方現代小說的理念與技藝重新整合,建構起一種新型的“中國式詩意”,講述屬于中國的故事。《人面桃花》以嶄新的中國風格與面貌強勢回歸讀者的視野。該書名巧妙用典,化用了唐代詩人崔護的《題都城南莊》;書中的理想之地花家舍,則儼然又是對東晉詩人陶淵明“桃源”之典的活用。小說中多處用典,如“喜鵲學詩”、密探仿“姜太公釣魚”等,都是借用了詩詞典故來表情達意。此外,這部作品也吸納了古典章回小說常用的草蛇灰線、千里設伏等敘述技巧,而其文白雜糅、樸素典雅的語言風格也與古典章回小說一脈相承。(郭冰茹《中國當代小說與敘事傳統》)隨后,《山河入夢》《春盡江南》《隱身衣》《望春風》等陸續面世。這幾部具有東方詩意的小說也是兼具世界性和民族性的佳作,既呈現出古樸而濃釅的古典氣韻,又洋溢著鮮明的現代精神,并始終保持著先鋒的精神品格,直面時代的變遷與人心的動向,深刻反思中國現代性的問題。

  總而言之,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既是新時代的重要命題,也是新時代中國文學對外傳播的使命。文藝工作者既要積極繼承優良傳統,也要勇于發展創新,立足于當代豐富的現實生活和豐盈的人性人情,塑造并傳遞一個進步的、發展的、現代的中國形象,展現自信而勇敢的中國人精神風貌。作為時代的“感受器”,作家可以敏感地感受到世事變遷、時移世易,在這樣一個全球化飛速發展、中國與世界的聯系日益緊密的時代,如何講出中國故事的世界意義、當代意義及現實意義,是中國當代作家的責任所在。

  (作者單位: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


標簽:文學,故事,文學評論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快乐10分八个号 河北快3跨度综合走势图百度乐彩 香港六合彩玄机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极速11选5对应开奖号 - 点击进入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 澳洲幸运5软件 精准单双中特 澳洲幸运5合法吗 快乐赛车一期五码计划 最好的MG游戏平台 pk10牛牛十个数字怎么看 天津11选5软件 内蒙古快三开奖金额 体彩p3杀码 怎样玩北京pk10才会赢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